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两千三百七十八章 盛怒(1/2)

作者:令狐二中
不多时,祝一帆和七爷回来了。

祝一帆脸色铁青,朝我无力的摇了摇头。

七爷低声道:“我大概看了看,全山诸峰大概有一百多鬼医,无一……无一生还。目前还没有看见那只八哥……”

“多亏上次吴杨超兵围悬壶峰之后,师父多了一重心思,让大部分的门外弟子和门内弟子都下山去了,否则……”祝一帆咬牙启齿道:“悬壶峰如此大难,看来,必是有内奸了。”

“不是内奸!”我冷声道:“是夜摩天楼。”

“夜摩?”祝一帆不解道:“夜摩天罗如何能上的了悬壶峰?除非,还是山中有人做了内线。”

七爷恍然道:“我明白了。是这张面孔!”

是啊,就是因为我的这张脸。

夜摩天罗在我身体里重生,尽管我利用魔族自己的法器那面镜子将他剥离了出去,可他还是长着和我一张一模一样的面孔。

正是因为这张脸,师兄们才没了那重戒心。

我甚至都能想象到那个场景。

夜摩天罗堂而皇之出现在悬壶峰下,八十师兄兴高采烈地放下悬梯,欣喜地将这个杀人魔请了进去。于是,屠杀开始了……我悬壶峰上百的弟子,可能致死都不知道,这个长着和掌峰一样面孔的家伙到底是谁。

可怜千百年的悬壶秘境,竟然被我这张脸给毁了。

此仇不报,誓不为人!

我猛然祭出稚川径路,看着那金色的刀锋,就要往自己的脸上切割。

我特庅要和夜摩天罗划清界限,我特庅才不要和他一模一样。

我恨透了这张脸。

“卜爷!”七爷一旋身,盘在了剑柄之上,厉声喝道:“你冷静点。就算你用这把力气,在自己的魂魄上划上一刀,你也挽不回什么,更不可能断了和夜摩天罗的关系。正如你从前说的,别人砍我一刀,老子必回一剑。要是别人砍我一刀,我自己再补一刀,那就是懦夫。”

我看着七爷,更咽道:“最凶狠的话,我都可以留给自己,被虐的再惨,我也都能扛。可他们是无辜的,他们死的太冤枉了,他们因为我而死……”

这件事,说到底都是因为我寻找孟极归位由起。

我瓦解了夜摩天罗在阳间的势力,带走了他账下最后一员悍将,所以他才会疯狂的报复。他知道我的痛点在哪,不是我自己,更不是我这群玩狠斗凶兄弟,因为我们不怕死,所以他才上了悬壶峰……

“卜爷,你得知道,何为小人?权重而媚,势盛而附,倾城而奉,貌恶而讳,投机跋扈,下作刁钻者也。正因为他是小人,才会偷袭于你。即便是你不犯错误,他也一样害你。你又何必将这罪责怪在自己身上?”

“说到底,就怪不灭那老王八!”祝一帆骂道:“他分明知道夜摩天罗奔了悬壶峰,却还嬉皮笑脸地和你讲条件,让你释放帝俊。更恶心的是,他知道你不会同意,所以,故意吊着你,让你知道真实情况之后刻备受煎熬,在心理上折磨你。这个老王八下作之极,甚至可以说,从他第一次给了你孟极线索的那一刻起,他就知道夜摩天罗会报复。而到现在为止,他是整件事情最大的受益者,还不忘在夜摩天罗不再行营的时候,让吴杨超击溃了魔君,简直是一箭三雕。”

“不怪任何人,要怪,就怪我还是不够狠,不够毒!”我缓缓收起稚川径路,冷声道:“七爷你说得对,这张脸还有用,从哪失去的,我要从哪拿回来。”

“师父……现在怎么办?”

“让大家安息吧!把他们就葬在祠堂前,让我永远记住这一天。这里交给你了,我去沸泉静静。”我默然摇摇头,朝沸泉走了过去。

轰轰隆隆的沸泉如旧,可是,我离第一次来这里,已经将近百年。

本章未完,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.........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页>> (快捷键→)